歡迎您訪問甘肅建投集團官方網站!!!
媒體關注
人民日報:機械化治沙,風景這邊獨好

媒體鏈接: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rmh8463858/rmh846385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在甘肅境內的騰格里沙漠南部邊緣,有這樣一處“風景”:一望無際的沙漠中,一片連綿10000多畝的草方格沙障橫空出世,將擴張的沙漠阻斷,在這道堅強的“綠色長城”護佑下,“長城”內,成片的紅柳、梭梭等沙生植物正茁壯成長,西瓜、辣椒、西紅柿等果蔬更是長勢喜人。這里便是坐落于武威市涼州區九墩灘的甘肅建投工程與生物治沙裝備試驗基地。與以往的人工作業不同,這片草方格沙障是由“固沙車”鋪設的,開啟了人類機械化治沙的新時代。2016年,該試驗基地被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列為全國荒漠化防治(機械治沙工程)試驗示范基地。

機械固沙車現場鋪設草沙障

     機械化治沙

     荒漠化被稱為“地球癌癥”,是世界難題之一。

     為了鎖住這條“黃龍”,人類與之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抗爭,創造了一系列實用治沙技術,草方格沙障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用麥草、稻草、蘆葦等材料,在流動沙丘上扎設方格狀的擋風墻,增加沙地表面的粗糙度,可削減風力,使之無力攜走疏松的沙粒,在起到防風固沙作用的同時,還能夠截留降水,有利于固沙植物的存活。自推廣應用以來,草方格沙障在中國沙漠治理、交通線建設和荒漠化防治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受到國內外治沙界的廣泛推崇。然而,以往它都是依靠人工鋪設的,效率低,費工大,固沙成本高,因而限制了其作用更大程度的發揮。

     而在人類推進固沙治沙事業的同時,由自然主導的荒漠化也在不斷加速——自然主導的沙化和人類主導的綠化始終在“賽跑”,綠化的速度只有超過了沙化的速度,人類才可能贏得這場比賽的主動權。為提升治沙效率,一些國家開始了對工程機械治沙的探索。

     來自緬甸、約旦、越南、阿富汗、巴拿馬、馬拉維、加納、南非、墨西哥等11個國家的37名 “2016年發展中國家干旱區水資源可持續發展研修班”學員現場觀看沙生植物生長狀況

     2014年3月,甘肅建投與北京林業大學合作,在結合傳統治沙經驗的基礎上,開始了對新型固沙裝備的研發。當年他們便率先研制出全球第一臺多功能立體固沙車,2016年又研制出牽引式固沙車,并獲得國家發明專利(一種沙漠固沙網格鋪設機,專利號:ZL 201510630929.7),填補了國內外機械治沙技術空白。據介紹,傳統人工治沙平均4-6人每天可鋪設600多平方米,而一臺固沙車每天可鋪設沙障近4萬平方米,治沙效率大大提升。

     固沙車的投入使用,從根本上解決了沙漠化速度快于人工治沙速度的難題,帶來了一場治沙“革命”。

     甘肅省是中國荒漠化的主要省區之一,沙化土地面積約12萬平方公里。武威市地處全國生態格局青藏高原生態屏障和北方防沙帶的中心地帶,干旱缺水、沙多林少,生態環境脆弱,是全國荒漠化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幾十年來,每逢秋冬時節當地的人們便會因為防沙固沙“事業”而集結起來,浩浩蕩蕩地挺進沙漠深處。

     為治沙,當地人更是吃盡了苦頭。頭一天挖好的樹坑,一夜之間就被風沙填平;剛種好的樹苗,第二天就被連根拔起。有時,為栽種成功一棵梭梭,不知道要反復嘗試多少回。

     因此,當地村民初次見到固沙車時都難掩驚喜。只見固沙車在沙地上一路開過去,麥草就被“種”了進去,來回穿插幾次,一片大小勻稱的草方格就成形了,比起人工不知道快了多少倍。村民們不禁紛紛感慨,“一莊子人忙一天還不如這車跑一圈!”

     工程機械治沙,以機械化作業替代以往的“人海戰術”,不僅提升了治沙效率,解放了人力,而且成本更低,效果更好。

外國專家實地調研甘肅建投工程與生物治沙工作

     工程與生物治沙體系建設

     甘肅建投工程與生物治沙試驗基地占地10.2萬畝,其在武威民勤、古浪、涼州區的機械壓沙工程項目如今已全面展開。

固沙,只是荒漠化治理的第一步。甘肅建投致力于建設的是一個工程與生物治沙結合的系統工程。按階段它大致可以分為三方面的技術體系:以干預控制沙漠化為主的固沙技術;以改變沙漠理化性質為主的生物技術;以利用沙區資源為主的沙產業開發技術。

     首先,利用無人機信息采集技術在沙漠地區探測,采集圖像,通過微機處理圖像,針對不同地貌、風向、風速、沙丘大小、沙丘坡度、植被情況、面積大小等環境特征綜合評測,對不同環境條件下的沙漠有針對性的制定科學治理方案。

     其次,利用機械裝備高效固沙。

     第三,生物治沙。即種植梭梭、檸條、沙蒿、花棒、沙拐棗等適宜的固沙植物,阻止沙地擴張,同時通過置換部分沙漠區域的土壤、施以餐廚垃圾經處理后生產的生物有機肥……實現沙漠土質的改良,再結合種子成型技術、沙漠喬本育苗技術等,系統推進生物治沙。

     最后,發展以沙漠農業為主的沙產業。利用沙漠陽光足、溫度高、溫差大、土壤透氣好的優點,栽種適宜的農作物,發展沙漠農業,實施節水農業、現代設施農業、中藥材種植、特種養殖、農林產品加工業、生態光伏、觀光旅游等項目,實現沙漠治理和產業開發的跨越式發展。

     如今,走進甘肅建投工程與生物治沙試驗基地,放眼望去,綜合治理后連片的草沙障上,數十萬株梭梭、花棒、檸條等各類沙生植物整齊劃一沐浴在陽光下,成片的甜高粱、枸杞、瓜果蔬菜綠意盎然,生機勃勃。隨著草沙障內沙子被固定住后,一些野生植物也隨之長了出來。幾年前治理過的沙丘,已是大變樣。

     據了解,甘肅建投規劃,建設一個中心、一個實驗室、五大基地,完善四大體系,打造系列品牌,來支撐公司的工程與生物治沙體系。

小型經濟循環試驗區

     服務“一帶一路”

     荒漠化治理是世界性難題。目前荒漠化面積約占全球陸地面積的四分之一,而隨著全球變暖、極端氣候增多,荒漠化還在一定范圍內不斷擴大。有資料顯示,每年全球大概有1200萬公頃的可生產土地變成荒漠。防治荒漠化,已成為當今全球共識。2016年1月1日正式啟動的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提出了“到2030年實現全球土地退化零增長目標”。

     中國是世界上荒漠化土地面積最大、受影響人口最多的國家。沙化土地占國土面積的近五分之一,受影響的人口超過4億人。1996年,中國加入《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23年來,中國積極實施了三北防護林、退耕還林、京津風沙源治理等一系列生態工程,早在2000年左右已實現荒漠化土地零增長。并且,在長期的實踐中,形成了國家政策支持、企業運作、社會參與的治沙經驗和模式,走出了一條生態與經濟并重、治沙與治窮共贏的防治荒漠化道路。

     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城市與國家,荒漠的存在與影響,不分地界。中國的經驗和成就對“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的防治荒漠化有著深遠的影響。

     中國的沙化土地80%以上分布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在這些地區,土地荒漠化問題十分嚴重。這些年,甘肅建投在當地探索形成的工程與生物治沙技術和裝備,有助于引領“一帶一路”沿線的荒漠化防治進入機械化時代。

     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生態保障,甘肅建投已經在行動。

     2016年8月19日,由甘肅省治沙研究所與甘肅建投新能源公司合作創辦的荒漠化防治國際培訓實習基地在甘肅建投工程與生物治沙試驗基地掛牌,來自緬甸、約旦、越南、阿富汗、巴拿馬、馬拉維、加納、南非、墨西哥等11個國家的37名“2016年發展中國家干旱區水資源可持續發展研修班”學員作為培訓實習基地的首批學員見證了這一歷史時刻。

     2018年9月12日,來自14個國際機構(組織)、《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四大區域的代表,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的國際民間組織代表和中國林業行業相關部門、民間組織、公益組織代表一行考察了甘肅建投機械治沙成果。

基地種植了成片的西瓜、辣椒、西紅柿等果蔬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近年來,在各級黨委和政府的堅強領導和關心支持下,甘肅建投積極參加生態建設國際交流活動,依托自主創新不斷完善“多采光、少用水、新技術、高效益”的沙產業技術模式。未來,甘肅建投將努力把公司的工程與生物治沙工法與技術裝備推向國際市場,為“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做好周邊地區環境治理工作,因地制宜,結合鐵路、公路、景區、農田以及城市周圍的不同環境,提供不同的沙漠治理模式,以及更有效的防沙治沙方案,同時建立沙產業鏈,兼顧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

     據了解,該項目成果即將應用于“一帶一路”沿線格爾木 - 庫爾勒鐵路建設、酒泉 - 東風航天城公路治沙、阿拉善風沙帶治理、河西走廊風沙治理等工程中。

     甘肅建投已與巴基斯坦等中亞國家簽署工程與生物治沙項目合作協議。

(文/黃遠軍)


責任編輯:胡敏     發布日期:2019-10-29 10:42:09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时间 球探即时比分网 pk10三线一码无连错 中国最赚钱的包租公 北京pk10技巧图 智博网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注册送38元 武汉赖子麻将二人单机 捕鸟达人最老版本 南京麻将高手心得 9900炮捕鱼平台 赛车pk10高手交流群 直播间哪个比较好赚钱 精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360时时彩技巧稳赚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爱彩彩票